彩神网

當前位置:
首頁
> 企業文化 > 港航文苑
記憶——與新入職員工共赴孟加拉國隨想
來源:孟加拉河道整治項目部 作者:王德峰 時間:2022-10-25 字體:[ ]

我出生于山東省的一個小村莊,村子西南約十來里就是京滬鐵路,那里有一個很小的火車站,被大家稱之為“林莊車站”——那是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火車站:寫著站名的牌子旁邊只有幾級簡單的臺階,外接一條狹窄的土路,沒有站臺,也沒有候車室。

但就是這樣一個露天小站,卻成為了兒時我每天的期盼。那是在七十年代末、八十年代初,農村的夜晚和黎明安靜得就像草葉上的露珠,在這片闃靜中,我日復一日等待著準時響起的火車汽笛聲,它們是那樣悠長而有力。夏日的夜晚,我總是數著星星伴著汽笛聲入眠;冬日在暖暖的被窩里,我迷迷糊糊聽完再跟著遠行的火車做個夢。

再長大一點,我開始纏著大人在特殊的日子里帶我去那個叫“林莊”的火車站——那時候的自己還意識不到“她”其實是那么小——所謂特殊的日子,就是春節前后:節前跟母親去接在外地建設水電工程回家過年的父親,節后跟爺爺去接從外地專程趕回來看望爺爺的親人。記憶中,我有時踩著咯吱咯吱響的積雪,有時踏著發白的霜絨,一路跟著自行車連跑帶走,跑累了就跳上自行車后座,每次接人歸來,都是在嚴寒中一路冒著熱汗、興高采烈地跑回家。

其實向往去小站,主要是想近距離聽聽火車那震耳又悠長的汽笛聲。看著雄偉的綠色身軀開過來,又在“咣當咣當”中一聲長鳴疾馳而去,甚至讓我忘記了此行的目的是接人,直到火車開出了好遠,我還要回頭看看那又高又空的鐵軌。就這樣,對火車汽笛聲的記憶填滿了我的童年,那時真的渴望自己也能早一天坐上火車,跟隨著一聲長鳴,奔向遠方。

今年8月31日,受所在孟加拉國帕德瑪大橋河道整治項目部的委托,我帶領15名剛入職的新員工赴孟參加工作,一下子就勾出了兒時渴望遠方以及自己第一次參加工作“出遠門”的記憶。

這種強烈的回憶迸發于廣州白云機場,我和來自不同省份的15名新同事在此集合一同轉機赴孟。大家一起拍照留念時,看著那一張張略顯稚嫩、還帶著孩子氣天真的臉龐,那一雙雙興奮又帶著期盼的眼睛,內心深處的記憶突然如火山噴發般擊中了我。記得我第一次踏上遠行的火車,去參加南方的一個建設工程時,也和他們一樣興奮著期待著,可能這此間的區別也只有飛機與火車、行李箱與大背包、齊整的公司白色團建挎包與娘做的手提布包吧。

拍完照后,我看了他們許久,終于沒忍住問了一個可能讓他們比較驚訝的問題:“這次出遠門,爸媽都給你們裝了什么好吃的?”在他們發愣的瞬間,我仿佛一下回到了自己第一次出遠門前的幾天,母親不厭其煩地幫我收拾行李——這是母親一次次裝進去、我又一次次拿出來的拉鋸戰。母親想讓我多帶點她親手準備的、承載著牽掛的美食,而我則因為嫌重不停地把裝進行囊的吃食拿出來,但出發當天母親還是硬塞給我一個裝滿食物的小布包。那時的我也懷著同他們一樣的心情出了家門,一路在汽車和火車之間輾轉,經歷了兩天多的跋涉,終于明白了“為什么只是一路坐著還會很累”——小時候父親從外地回家休假,說坐了幾天的火車很累,我總認為父親擔心我鬧著跟他一塊坐火車而騙我。

有的孩子不好意思地回答我“空檔”,我掂了掂他們的行李箱,果然比我的要輕不少。可能是因為我已經年長到父母都七十多歲了,年長到出遠門前行李箱總是先向父母開放。此行,我的行李箱里滿載著老母親裝的蘋果、點心和老家的特產,還有她親手做的香椿。這次老父親竟然也毛遂自薦,可能怕被拒絕,一直在介紹他自制的腌菜干有多少制作工序,好吃且不重。我看著背駝發少的老父親,以及他捧在手里的,專門找人做了真空包裝方便我帶走和儲存的菜干包,沒有說一句話,只是很快接過來,甚至沒有等他介紹完他的菜干。

從廣州至孟加拉項目營地,這些小伙子們雖然彼此不熟悉,但不妨礙他們如兄弟般相處。在廣州轉機時,早到的主動聯系和迎接后來的,互相幫助搬運行李、彼此照顧。一路上我不記得自己多少次不厭其煩的叮囑,多少次不由自主地逐個看向他們,這其中除了長輩對晚輩的關心,也有作為過來人的感同身受。

經歷大概18小時的行程,大家從緊張興奮、生龍活虎變成了睡眼惺忪、面露疲態。但落地孟加拉機場時,他們眼里又散發出了年輕才有的可愛、調皮的光芒。所見之處脫口而出的比較,能聽出他們作為“中國人”的自豪感:“還是中國好多了!”我自己笑笑說:這也是走出國門的第一次愛國教育和愛國感悟啦!

出了機場,因是夜里了,可能加上無風景可看,小伙子們一到接機專車上又切換到了“人困馬乏”的模式。靠在椅背上,伴著同事們均勻的鼾聲,我的思緒再一次回到了國內。這次回老家祭祖時,我專門繞路去看了看記憶中的“林莊”火車站,其實小站早已不在了,我也不能分辨出確切的位置,便只能到附近懷念一下舊日時光。隔著綠化帶,看著依然伸向遠方的鐵軌,在我陷入思緒微微發呆時,一列列車快速從眼前呼嘯而過,幾乎要用“轉瞬即逝”來形容了,當然,也再聽不到記憶中的“咣當咣當”的響聲了。

這些年公司同祖國一樣飛速發展,我也隨公司轉戰多個國內和海外“一帶一路”項目,所建工程越來越大、越來越精,離家也越來越遠,出行方式也從汽車和綠皮火車變成了飛機和高鐵。每次我回國休假,都會發現祖國的變化,而綠皮火車也早已成為深深的記憶。

人生的各個階段都有不同的旅程,但我們在港航卻有了一個共同的站點。我真心希望此次同行的新同事,能在以后的日子里認真踏實、努力進取,一路前行、一路收獲。讓在這個起點出發的港航人,都多一份關于初入職場的美好記憶。


【打印】【關閉】


彩神网 福运28-网址 彩88app-通用APP下载 乐虎体育|ios 浙江风采网|平台 500团队app|ios 5分排列3|欢迎您|彩神网